關於部落格
  • 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S就是他!「性虐宗師」薩德追求絕對縱慾自由

▲薩德逝世200年,即使在今天,他的敗德觀點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。(圖/Sade/Assouline。以下同)

中央社巴黎特稿

18世紀的啟蒙時代,歐洲試圖把自己從宗教中解放,轉而追求理性。法國薩德侯爵追求的是比知識自由更極端的東西,他鄙棄道德倫常,名字還成了性虐的代稱,今年是他逝世200週年。

薩德(Donatien Alphonse Francois de Sade,1740-1814)出身法國貴族,一生執著於性愛與暴力,他勤於書寫腦中想像的性虐情節,也身體力行,但他所主張的絕對自由,在一般人眼中卻是地獄般的縱慾。

薩德身為極端自由主義者,不屑任何道德價值,他曾寫下,「與其說善意是靈魂的美德,不如說是一種驕傲的罪惡」。

他更認為宗教信仰是人類犯下的最大錯誤。他相信,「自然」才是最高原則,甚至,他說,自然賦予人的本性,就是殘酷。

他說,「殘酷才是人的天性,連還未達到理智年齡的幼兒,都能夠扼死一隻鳥、咬破奶媽的乳頭」。

薩德以這樣的想法寫出「愛之罪」(Les Crimes de l’amour)、「索多瑪120天或縱慾學院」(Les 120 journees de Sodome ou l’Ecole du libertinage)、「朱斯廷或美德的不幸」(Justine ou les malheurs de la vertu)等書。

他雖然在法國文學史上占有篇幅,但受到的關注和評價一直都不能免於爭議;比起文學,他的思想更常被用於研究與享樂和極端自由有關的哲學。

薩德著作中的荒誕情節,即使在今天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,在當時更是「敗德」,他本人也被視為精神異常,加上幾度虐待僕人和妓女,因而多次輾轉於監牢和精神病院。

根據「聖埃蘭島回憶錄」,同時代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一世極度厭惡薩德,曾把「朱斯廷或美德的不幸」一書擲入火爐,一邊罵著這是「人類最墮落的想像力所產出的最敗壞的書」。

總計在薩德74歲的人生裡,將近30年因墮落及心智異常之名身陷囹圄。他晚年肥胖多病,還大量負債,在諾曼第的一所精神病院裡住了13年,最後死在病床上。

據說薩德死前要求墓上不要放十字架,但處理喪葬的人還是依照習俗放了上去。

薩德死後,名字被精神學者用於創造薩德主義(Sadism)的新名詞,意即透過肉體或精神上的痛苦尋求快感,也就是「SM」中的S,施虐者。

薩德出生於巴黎,童年住在淳樸的普羅旺斯小鎮拉寇斯特(Lacoste)的家族城堡。1763年,薩德從父親手中接收這座城堡,斷斷續續地住到1778年,期間不斷因與性虐相關的案件被通緝、出逃。

這座城堡於1992年被列為歷史建築,但有很長一段時間無人管理,日漸頹圮,直到法國設計師皮爾卡登(Pierre Cardin)於2001年買下並加以維修,才讓城堡免於時光侵蝕。

普羅旺斯的導遊帶著遊客經過拉寇斯特,都會特別介紹這是薩德故居,但也許因為薩德形象太差,拉寇斯特無意把薩德當作招攬觀光的賣點。

拉寇斯特觀光局告訴中央社記者,薩德只是這裡一座城堡的舊主人,但附近還有其他城堡,也有其他吸引人的風景,「我們確實沒有任何凸顯薩德的觀光策略」。

目前在拉寇斯特,只有一家名為薩德的咖啡廳,此外沒有其他標示看得出來這裡曾是薩德故居。

皮爾卡登當年買下城堡,同時創辦了以戲劇、舞蹈、歌劇為主的拉寇斯特節,節目不一定與薩德有關,但偶爾也會觸及,今年夏天就有一個劇團演出「薩德和卡薩諾瓦,啟蒙時代的愛好者」。

另外,美國私立薩凡納藝術設計學校(SCAD)在拉寇斯特的分校,舉辦以薩德為主題的學生創作展覽;還有一本研究薩德的新書出版。薩德的逝世200週年紀念就這樣低調地過。

以旁觀者的角度看,薩德一生視道德法律為無物,追求極端感官刺激,而不見容於社會,明明是貴族,大半輩子卻都處於被監禁的狀態,活得狼狽又潦倒。

不過,薩德認為,「讓我不幸的並不是我自己的思考方式,而是別人的」,也算是個到死都堅持己見、徹頭徹尾的浪蕩子。

酒店國外打工的工作是甚麼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